5熊猫网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开启左侧
查看: 2821|回复: 22
 阿宝 发表于: 2014-11-1 11:47:02|显示全部楼层|阅读模式

[打车] Uber在欧洲四处碰壁 私人拼车服务被6国封杀

 [复制链接]
Uber招聘竞争对手前运营高管加强国际业务
  北京时间11月1日上午消息,美国打车服务Uber已招聘竞争对手Lyft前运营副总裁史蒂夫·施奈尔(Steve Schnell),加强国际业务。
  施奈尔和Uber的一名人士已经确认了这一消息。施奈尔周五还更新了自己的LinkedIn页面,并表示将在Uber从事“国际供应发展”的工作。
  施奈尔于今年8月从Lyft离职。一同离职的还包括特拉维斯·范德赞登(Travis VanderZanden)和阿特·亨利(Art Henry)。前者本月早些时候加入Uber,担任国际业务发展副总裁,而后者曾是Lyft的数据工程副总裁。
  他们三人去年加入Lyft,当时Lyft收购了他们的创业公司、按需洗车服务提供商Cherry.com。消息人士本周早些时候表示,由于与Lyft联合创始人罗根·格林(Logan Green)和约翰·齐莫(John Zimmer)就公司运营方式的意见不和,他们选择了离职。 ●

Screenshot_2015-07-05-12-23-53.jpg

〓 相关链接
『 5熊猫网 』提醒,在使用本论坛之前您必须仔细阅读并同意下列条款:
  1.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并遵守您在会员注册时已同意的《『 5熊猫网 』管理办法》;
  2.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
  3. 本帖子由 阿宝 发表,享有版权和著作权(转帖除外),如需转载或引用本帖子中的图片和文字等内容时,必须事前征得 阿宝 的书面同意;
  4. 本帖子由 阿宝 发表,仅代表用户本人所为和观点,与『 5熊猫网 』的立场无关,阿宝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 本帖子由 阿宝 发表,帖子内容(可能)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 5熊猫网 』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 本帖子由 阿宝 发表,如违规、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举报,本论坛将及时删除并致歉。
  7. 『 5熊猫网 』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帖者而删除其所发的帖子。
 楼主|阿宝 发表于: 2015-10-1 10:59:01|显示全部楼层
▲温馨提示:图片的宽度最好1200 像素,目前最佳显示是 900 像素,请勿小于 900 像素▲

Uber在欧洲四处碰壁 私人拼车服务被6国封杀

源自:界面
Agae-fximeyv2691504.jpg

  图片来源:CFP
源自:界面

  申俊涵
  对于横扫全球的Uber来说,欧洲似乎并不是一块福地。
  9月30日,彭博社报道称,由于Uber持续在荷兰开展UberPop服务,荷兰警方在29日搜查了Uber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办公室。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荷兰、比利时,目前欧洲至少有六个国家对Uber私人拼车服务UberPop进行了封杀。
  这是今年以来Uber在荷兰面临的第三次搜查。UberPop是Uber在欧洲推出的一项低成本私家车拼车服务,司机可以通过UberPop在无需申领牌照的情况下,联系乘客提供客运业务。这样的商业模式对需要支付费用获得出租车运营执照的司机带来了冲击,UberPop服务在荷兰当地被认为是非法服务。
  荷兰当局认为UberPop没有取得出租车运营许可违反了当地交通法律。荷兰检方曾对Uber进行了约50.5万美元的罚款,但Uber仍继续在荷兰的四座城市提供UberPop服务。荷兰检察官方面表示,将对29日突袭Uber查获的一些文件进行研究,之后会考虑对Uber发起刑事诉讼。
  UberPop服务在比利时也面临同样的烦恼,Uber发言人在24日表示,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一家法院已禁止Uber在该城市推出UberPop服务。该发言人称,法院裁决仅适用于UberPop,Uber将提出上诉。
  这项裁决意味着Uber不得不在短时间内,停止在布鲁塞尔的UberPop服务。收费比UberPop更高的Uber X仍可在当地提供服务,但Uber X的价格仍低于当地出租车收费标准。Uber方面曾表示,公司在欧洲的大部分收入来源于UberX。
  此前,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德国等国均将UberPop列为非法服务。9月22日,UberPop遭到法国法律的明令禁止。法国宪法委员会宣布驳回Uber的上诉,保持对Uber私人拼车服务UberPop的禁止条例。
  法国宪法委员会裁定,2014年通过的UberPop属非法业务的新规符合法国宪法规定。这将使Uber被捕的两名法国高管,在近期接受审批时面临巨大压力。
  Uber在伦敦的业务同样面临着严重的威胁,伦敦交通主管部门正计划对私家车载客行业规定进行大规模改革。新规要求司机要会讲英语,下单和搭车之间要有5分钟的等待时间等。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的相关文件显示,新规对保险的要求将更为严格,同时要求对驾驶者的导航技能进行严格的地图测试考试。当前只有持证出租车司机需要参加理论考试,要掌握这一课程并通过考试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对Uber来说影响更大的是,使用私家车从事载客生意的司机只允许为一家运营商工作。这些公司也不能立即在其应用程序上实时标明车辆位置,即使附近有一辆车也不行。
  伦敦拟定的新规将于周三在咨询程序中发布,《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伦敦交通局表示,今年6月份结束的第一轮咨询收到了利益相关方近4000份的反馈。伦敦交通局发言人拉姆齐表示,受规定影响的各方将有12周的时间对新一轮咨询做出回应。在此期间内,私家车载客的现状将得以维持。
  欧洲法院目前正在权衡Uber到底应该是一家运输公司或是一家互联网服务平台,这对Uber至关重要。如果判决认为Uber是一个运输服务公司,他将必须遵循现有的法规。如果判决认为Uber是互联网服务平台,这将给它的运营带来回旋余地。
  尽管在法律上面临诸多禁区,Uber这家起家于旧金山的年轻的科技公司已经筹集了100亿美元,并以50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史上融资能力最强的科技公司。它在全球60个国家的340个城市运营,雇佣了4000名员工。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九流 发表于: 2015-10-1 07:59:12|显示全部楼层

伦敦拟设立专车新规 Uber业务举步维艰

yAl--fxhupik6834183.jpg

  【环球科技报道 记者:陈薇】据美国《华尔街日报》9月30日报道,在伦敦,Uber的业务面临着一个严重的威胁。伦敦交通主管部门计划对私家车载客行业规定进行大规模改革,包括司机要会讲英语,以及强制要求下单和搭车之间要有五分钟的等待时间。
  拟议中的规定规划了伦敦交通局(Transport for London)所称的出租车和私家车载客行业未来的新愿景。《华尔街日报》所看到的文件中包含相关拟议规定。
  拟议中的规定对保险的要求更为严格,同时还要求对驾驶者的导航技能进行严格的地图测试考试。当前,只有持证出租车司机需要参加“知识考试”(Knowledge exam),要掌握这一课程并通过考试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对Uber的另外一重打击是,使用私家车从事载客生意的司机只允许为一家运营商工作。这些公司也不能立即在其应用程序上立即标明车辆位置,即使有一辆车就在附近也不行。
  伦敦这些拟议中的规定将于30日在咨询程序中发布。伦敦交通局表示,今年6月份结束的第一轮咨询收到了利益相关方近4000份反馈。伦敦交通局发言人拉姆齐(Allan Ramsay)称,受规定影响的各方将有12周的时间对新一轮咨询做出回应。他还补充说,在此期间内,私家车载客的现状将得以维持。
 楼主|阿宝 发表于: 2015-9-28 18:59:00|显示全部楼层

Uber上海调整产品策略:6产品线并减至3个

  9月28日消息,Uber上海将原本的六个产品线合并减至三个产品:UberBlack(高级轿车)、Uber×(优选轿车)和人民优步+。
  此前,Uber上海的App页面显示高级轿车、七座商务车、英语司机、优选轿车、人民优步(人民优步和人民优步+)、沪郊拼车,其中英语司机和沪郊拼车是特定人群或特定区域呈现。调整后的App页面,用户首先只会看到高级轿车、优选轿车和人民优步+三个产品,其他几类按照同价格区间分别归入这三个产品系列。
  事实上,七座商务车、英语司机其实跟高级轿车的价格一致,沪郊拼车与人民优步也同属一个价格区间。Uber上海的工作人员表示,调整后,有助于用户根据价格和实际使用场景来选择合适的产品,当界面上出现5-6个选项,影响到用户体验。
  据介绍,高级轿车提供高端用车服务,车辆包括奔驰S系、奥迪A6、宝马7系高端车型,最低价格30元,而优选轿车包括帕萨特、别克商务车等中端车型,最低价格20元。人民优步+属于公益拼车产品,包括旧版拼车产品人民优步和绿色升级版的多人共乘拼车人民优步+。人民优步无起步价、无长途费和夜间费,5公里大约价格为15元。人民优步+将路线相近、同方向的乘客顺路、即时匹配,通过多人拼车共乘、分担费用,目前上下班高峰期价格为人民优步的五折,车费低至8元。 ●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九流 发表于: 2015-9-27 07:59:02|显示全部楼层

集体诉讼或重创Uber 共享经济临模式“拐点”

源自:中国经营报
  梁宵
  3名司机的“倒戈”就能让在全球攻城拔地的Uber身陷险境?
  这听上去不可思议,不过却逐渐成为Uber的现实威胁。开始,只是零星个案,如今却成为一个代表16万人之众的集体诉讼。尽管Uber在全力补救,但能否力挽狂澜已经引发质疑。如若继续发酵,或许不排除诉讼风暴蔓延至美国其他州、其他国家,甚至其他行业内的可能,届时,Uber们会被卷入,进而引发整个共享经济模式的大变革。
  这或许正如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安德烈·哈丘(Andrei Hagiu)所说,这场诉讼仅仅是第一步,但非同小可。这会给Uber的商业模式带来怎样的变化?已经渗透到各行各业的共享经济碰到了怎样的天花板?这些问题事关重大,要知道,号称家政O2O鼻祖的Homejoy此前就被员工的一纸诉状逼上了绝路。

陈年诉讼一朝爆发
  尽管事与愿违,但这场集体诉讼对于Uber来说并非突如其来。
  报道显示,9月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法官Edward Chen做出裁决,指出Uber司机可以作为一个集体,就他们是独立承包商还是公司员工的问题起诉Uber。法庭文件显示,集体诉讼将覆盖加州超过16万名Uber司机。
  最初的一个小小火苗,如今似有燎原之势。2013年,三位司机向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起诉Uber,称他们是Uber的员工而非承包商,后者应为其报销包括燃气费和车辆维修费在内的相关费用。
  从目前来看,司机的部分诉求已经获得法官认定,不过,Edward Chen在裁决中称,如果Uber司机希望就报销其他费用的问题获得集体诉讼地位,其辩护律师必须提交更多的证据。对此,Uber的律师泰德·布特罗斯(Ted Boutrous)称这桩诉讼案基于“几个重大法律错误”,而Uber随后也提出上诉。
  在擅长处理此类案件的郝俊波律师看来,集体诉讼的认定对Uber来说很有打击力。
  “即便Uber上诉,集体诉讼的裁定应该也很难推翻了,这也就意味着,未来的判决结果对同等情况的司机都适用,”郝俊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这只是确立了Uber员工可以作为一个集体,但其诉求是否实现还不能得知。
  不过,此前的案例似乎为Uber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据路透社的报道,6月份,加州劳工委员会对一名Uber司机Barbara Ann Berwick提起的诉讼裁定指出,Uber实际上是雇主,应当享有雇员待遇。Uber随后提出上诉。
  尽管Uber表示“加州劳工委员会的裁决不具约束力,只适用于单个司机”,但同样的起诉纷至沓来,也让外界对其未来所面临的法律风险感到担心,有业内专家指出,真正的风险在于,如果Uber在加州败诉,美国其他州将会仿效。
  “由于美国州立法这个特点,不同州的法律规定,法官认定都有可能不同,因此,围绕Uber的这个争议是否会蔓延,诉讼队伍是否还会继续扩大,目前来看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北京大学客座教授、劳动法专家梁智表示。
  但即便只是当前的诉讼规模,也足以让Uber遭受重创。据郝俊波介绍,其代理的大部分集体诉讼一般都会选择庭外和解,因为这样原告方会更快地获得赔偿,但对于这样大规模的诉讼人数来说,赔偿数额可能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此前类似的“联邦快递集体诉讼案”中,公司与原告的和解赔偿金达到2.28亿美元,但原告仅仅是2000人的规模;而在上述6月份的裁定中,Uber应为原告做司机的8周支付4152.2美元。如果将此放大到16万倍,对Uber这样被资本热捧的公司来说,恐怕也是不能承受之重。
  “这对Uber的影响会非常大,如果处理不当,就是真金白银的赔偿,极有可能导致其破产。”梁智指出,其曾在2007年代表一位肯德基的员工对企业提出诉讼,而后包括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在内的跨国快餐公司对员工实施了集体涨薪的措施,“无疑提升了劳动成本”。
  对于Uber来说也同样如此,“如果判定为劳动关系,那么现在的Uber司机就要享受保险金缴存、汽油费报销等正式员工的待遇,其运营成本就会显著增加。”郝俊波指出。

Uber们的集体困境
  尽管Uber被“集体”围剿,但事实上,它并不是单打独斗,因为这场诉讼战不仅针对Uber,枪口指向的实际上是共享经济。
  代表司机起诉Uber的律师Shannon Liss-Riordan是波士顿著名的劳动法律师,之前也针对Uber的竞争对手Lyft以及数家基于共享经济模式的公司发起了类似诉讼,包括Caviar、Postmates和Homejoy,后者甚至因此而关门闭店。
  Homejoy联合创始人兼CEO Adora Cheung就公开表示,导致关闭的主要原因是4起来自公司家政人员的诉讼,后者声称自己应该成为公司正式工却被错误地归类为合同工,要求享有和正式工一样的薪资、福利──这些诉讼引发了Homejoy的债务危机。
  如果考虑到Shannon Liss-Riordan此前的战绩,就会更进一步了解Uber所面临的不利形势。据外媒报道,Shannon 曾经把一家知名连锁的餐厅告到关门,也曾为星巴克的咖啡师争取到了1500万美元的赔偿;现在她自己经营的一家比萨店曾经也是其起诉的对象,现在所有店员持有股份。
  “美国的劳动法律师非常强大,曾代表劳工向许多知名大企业提出巨额赔偿,”梁智表示,这些律师不仅熟知法律,还深谙政治。
  美国前国务卿、2016年总统选举竞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此前就表示,一旦当选,她将严厉打击错把员工当承包商加以剥削的不良商人;尽管她也承认这类运营模式可以为经济注入创新动力,但也会对从业者正当权益保护带来严峻考验。
  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下,针对共享经济的诉讼或许会更加频发,甚至最终撬动其固有的商业模式。
  风险资本分析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已经有超过94亿美元的风投资金注入了这类初创公司。大量创业公司以“the Uber of X”身份出现,并和“前辈”一样从无到有,迅速扩张。以Uber为例,按照其2015年5月份公开的数字显示,这家成立仅仅6年的公司业务已经遍及38个国家,77个城市,“每个月就会创造2万个新的司机岗位”。而被“员工诉讼”压垮的Homejoy也有过“6个月横扫30多个城市”的辉煌纪录,对这些共享经济企业来说,快速扩张的关键正在于其不同于传统的劳动力集结模式。
  因此,有外媒引用两名Uber投资人的采访表示,如果法庭裁决要求Uber承认司机为雇员,Uber 500亿美元的估值可能下跌,因为这一估值正是建立在它与司机的非直接雇佣关系之上。
  根据安德烈·哈丘的分析,“分享经济”企业如果从简单的“集市”模式转型为“全程服务”模式的话,其中大多数公司的劳动力成本将会提高25%~40%;决定将自雇型员工转为正式员工的MyClean的CEO Michael Scharf也表示说,这一转变使劳动力成本比竞争对手高了40%。
  “作为一个新兴的商业模式,共享经济所引发的法律问题也都是全新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Uber的判决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案例,影响其他类似企业的商业决策。”郝俊波指出。亦有评论指出,如果任由集体诉讼一再发生,可能就会威胁到专车这一商业形式的生存,直至他们不复存在。
  同时,这也将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的争议焦点。Uber对撤销集体诉讼的22页上诉申请中写到,新的共享型经济的显著特点是,根据个人的决定和欲求的不同,劳动者会选择完全不同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时间,这些差异能否废除或赋予并不属于法律所要求的集体诉讼地位,这在新的经济背景下是一个重要、反复出现且尚未解决的根本问题。
  不过对于集体诉讼所可能引发的影响以及应对之策,截至发稿,Uber并没有回复记者的相关提问。

共享经济的模式分化
  不管是惮于法律诉讼上的威胁,还是市场倒逼的作用,共享经济的模式已经在慢慢发生变化。
  一些媒体报道捕捉到了这样的迹象:帮人采购杂货并送货上门的Instacart,从该公司在波士顿和芝加哥的业务部门开始,将实施把独立承包商转变为兼职人员的“新员工”计划;苹果前零售主管罗恩·约翰逊成立的新公司Enjoy也想通过招聘正式员工来“另辟蹊径”。
  “我认为与法律因素相比,降低成本的考虑会更多一些。”某国内打车软件的相关负责人指出,实际上,与业外人的猜测不同,对于许多从事共享经济的企业来说,自营的模式相对来说更为经济。
  就拿打车软件来说,表面上看,滴滴快的的“轻资产模式”在成本控制上更有优势,但事实却正好相反:松散的合作而非雇佣的关系,就需要借助经济上的强刺激,比如说给司机持续地发放红包;而且由于缺乏组织约束力,平台方对服务水平难以掌控,无形中又会增加成本,比如同样给乘客发券,以此来吸引其留在平台上。
  “未来应该会向‘京东’模式演变,一部分自营,一部分通过第三方劳务中介来做,但一定要实现集中采购车辆,集中管理人员,这样的模式才是可以持续的。”上述人士表示,至少对于国内的打车软件企业应该如此。
  由此来看,曾经在各个行业掀起跟风热潮的Uber模式所面临的,不仅是法律上的雷区,还可能遭遇模式陷阱。
  复星昆仲资本投资副总裁卢山也指出,合同工的形式并非适用于所有的共享经济领域,即便是在同样的行业,不同的市场环境也决定了不同的生存模式。比如美国汽车上门保养企业YourMechanic与中国众多汽车上门保养企业在技师管理上就有很大差别,前者就可以网络招募汽修厂技师兼职来提供服务,而后者则选择设置全职岗位,对技师进行管理。
  “表面上看,介入管理的成本会更高,但这是相对而言,如果不引入管理那么可能成本更高。”卢山解释,“美国的技师把自己当成手艺人,即便平台没有管理,他们也会从维护个人品牌的角度保证服务品质,因此会更遵守与平台之间的游戏规则;而在中国市场,这样的松散结果则行不通。”
  Instacart 创始人、CEO Apoorva Mehta也指出,帮人购物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样容易:比如,大型食品超市有3万~5万件商品,一些兼职员工不一定能快速地找到用户想买的东西、及时到达目的地──这或许也可以解释共享经济目前所出现的不同的模式选择。
  因此卢山认为,共享经济的管理模型还在不断地进化中,以打车行业为例,表面上一个司机不需要什么门槛,但实际上却绝非如此,比如司机由于路线熟悉程度和时间长短估计等问题,不能准确判断订单价值,所以很多时候拒绝接单,因此平台方只能依靠红包刺激,由于抢单不积极,司机的运能不能保证,因此就出现刷单的作弊现象,那么平台方又要针对这些违规动作进行管理。
  不过,在上述打车软件人士看来,“共享经济看上去很美,实际上,集结乌合之众并不代表就是规模化,也不会实现假象中的规模效应。”在其看来,共享经济提供服务的方式还是会依托传统的雇佣制,但可以通过新的科技手段来进行运营效率的提升和优化,以此来打破传统模式的规模瓶颈。
  似乎一路狂飙的Uber们,也应该放慢脚步来好好算一笔账:法律的警钟已经敲响,而市场也会最终做出正确的选择。
  盈科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合伙人周智荃律师对此文亦有贡献
 九流 发表于: 2015-9-23 10:59:17|显示全部楼层

法国说非专业司机不得开专车 Uber很失望

FrmG-fxhytwp5569938.jpg

  今年6月,法国出租车司机爆发对Uber的抗议。图为抗议活动中的法国警察。
  北京时间9月23日上午消息,法国宪法法院支持该国的一项最新法律,禁止Uber借助非职业司机通过私家车提供交通服务。这也成为该公司在欧洲遭遇的又一大挫折。
  Uber曾经对法国政府去年通过的这项法律提出挑战,该服务禁止UberPOP服务,并且更新了出租车行业的相关规定。
  法国宪法法院称:“宪法法院驳回该公司的所有抗辩,并认定其对该法律提出质疑的部分符合宪法规定。”
  Uber则在回应中对这一判决表示失望。该公司称:“我们将继续与法国政府展开合作,制定具有常识的新规定,以便为乘客提供更划算、更可靠的选择,为司机提供新的工作机会。”
  Uber已于今年7月在法国暂停了UberPOP服务。 ●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楼主|阿宝 发表于: 2015-9-21 09:59:04|显示全部楼层

治刷单引发劳资纠纷 Uber上海被司机“打上门”

源自:IT时报
▲ IT时报 吴雨欣 潘少颖
  “Uber上周的工资没有到账,司机们都急了。”9月13日,《IT时报》记者接到Uber司机爆料,称Uber(优步)拖欠工资,客服给的解释是银行系统对接问题,但多名司机赶往Uber上海公司咨询,却总是吃“闭门羹”,办公室无人办公,“Uber怎么了?”
  记者前往优步在上海的办公室探访得知,8月下旬,这里曾发生过“打架事件”,十几名因刷单被封号的专车司机来这里“讨说法”,最后产生口角并引发了肢体冲突。
  9月14日、15日,拖欠了一周的“工资”陆续发下来了,司机们的心稍微定下来了,而正在加紧入华脚步的Uber,仍面临政府监管和运营管理双重压力。

5次上门追讨“工资”吃闭门羹
  9月9日,本该是Uber发“工资”的日子,不少专车司机发现,钱并未到账。
  “每周一都是上周单子结算的时间,银行到账是在周三左右,晚一点周四也会到账。9月11日还不见‘工资’,大家都急了。”Uber专车司机王师傅告诉《IT时报》记者,他的司机账号刚解封不久,又碰上了工资拖欠,司机平台的客服电话,他从未打通过。
  登录优步中国司机服务站,最近一次关于工资调整延迟的通知是在9月1日,“由于9月3日特殊公众假日的关系,工资可能会延迟到账。”但为什么9月9日的钱也发生了延迟,官方并未做出回应。
  “钱是从美国总部打入司机的银行卡里,可能是国内银行和美国银行对接出了点问题。”王师傅说。这是Uber客服在司机平台上给出的解释。
  “工资”发生拖欠后,不少专车司机来到Uber位于洛川中路某创意园区的办公地址,并未见到工作人员。此前,因账号被封,王师傅来过这里五次,均未找到工作人员,保安的回复是,“办公室没人”。通过邮件与客服沟通10多天后,他的账号才能重新接单。
  9月14日开始,司机们陆续收到被拖欠的“工资”。

清理“刷单”却引发纠纷
  9月16日,记者辗转来到洛川中路上的Uber办公地址,一位接近Uber的工作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Uber确实在这里办公,但工作时间很机动,不常坐班。尤其是8月下旬,有十几个专车司机来这里闹事后,现在就很少来办公室了。9月15日下午有工作人员来过,今天没人上班。”
  李师傅以前是的哥,辞职后成了专职的Uber司机,平均每周单数都在40单以上,是上海司机分组中的最高级别“一代宗师”。在“出事”那天,他碰巧路过现场。李师傅告诉《IT时报》记者:“Uber封了一些司机的账号,认为他们刷单,可司机们不承认,要求工作人员拿出证据,两方谈不拢,后来就打起来了,直到警察来了现场。”
  根据优步中国司机服务站上的解释,刷单是指任何合作司机和乘客之间互相选择以获取额外奖金的行为,私下或利用平台特性预约、选择乘客等行为都是刷单。司机一旦被发现作弊,可能面临永久封号,之前的奖励与补贴也不再发放。
  “几乎天天有人找Uber,派出所对这家公司格外注意,经常到这边看看。”创意园区的工作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记者多次拨打管辖洛川中路的共和新路派出所电话,均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来到Uber位于延安中路的另一个办公地点,附近的商户称:“Uber一个月前搬走了,三间办公室都是空的。”
  Uber司机闹事并非仅在上海,今年6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Uber杭州车主之家的办公室被砸,疑似Uber车主刷单被查处,车主不满处罚砸场以泄愤。
  上海市交通委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现在互联网约租车平台不对司机负有监管责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专车大部分是私家车,司机和平台本身没有直接的劳务关系。但专车新政出台后,不仅会处罚开私家车的专车司机,相关的平台也要承担责任。有消息称,被称为“专车新政”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最快将于本月公布。

奖励越来越少 司机盼烧钱大战
  让车主不满的不仅是工资拖欠和账号被封,还有日趋下降的补贴。
  进入8月,王师傅觉得Uber的奖励越来越少。之所以不转战滴滴,是因为Uber的奖励和补贴力度依然比滴滴大,这也是刷单司机钟情Uber的原因。
  “Uber把人民优步的司机分成了一代宗师、武林高手、逍遥游侠三个等级,根据等级的高低,奖励标准也不一样。”王师傅说,以一代宗师和武林高手为例,一代宗师在早高峰时段,可以拿到3.1倍的奖励,低的时候也有2.3倍,武林高手则是2.2倍的奖励。奖励具体方案以当周发给司机的短信或微信公众号为准,但目前来看,奖励日趋下降。
  “一代宗师”李师傅告诉记者,“两周前,我的高峰奖励是3.1倍,本周降到了2.3倍,平峰只有1.6倍,逍遥游侠的奖励会更低。”现在,司机们寄希望于Uber刚融到的12亿美元,也许可以开启新一轮的烧钱大战。

中国区大调整 上海区总经理去向成谜
  Uber正在加紧进入中国。被司机寄予厚望的12亿美元,源自上周Ub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卡拉尼克来华宣布到账的优步中国12亿美元融资,同时卡拉尼克宣布,计划一年内进入100个中国城市。参与此次融资的基本都是中国的投资者,包括BAT巨头百度。优步中国也将作为独立的中国公司运作,甚至独立上市。
  与“工资”被拖欠同步传出的是,Uber人事巨震的消息。上周有媒体称,优步在调整公司结构,原Uber杭州总经理汪莹将升任华东区负责人,管理包括上海、杭州、苏州、南京、宁波在内的城市,原深圳总经理罗岗将升职出任华南大区负责人,原Uber杭州运营总监闻一龙将接替汪莹出任杭州总经理,而曾被认为是Uber中国二号人物的上海区总经理王晓峰,却很可能离职。9月14日,《IT时报》记者为此向王晓峰求证,对方并没有直接否认,只是表示“目前仍在上海”。

记者观察
Uber能摆脱“神秘”吗?

  从去年2月进军中国到现在,Uber发展迅速。尤其今年1月以后,Uber开始对中国市场展开巨额补贴,卡拉尼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七八个月间,市场份额从1%增长至近40%,每日完成的交易量接近100万次。
  高速增长的交易量给Uber带来了诸多问题,尤其是严重的刷单。在“烧钱为荣”的O2O领域,刷单并非新鲜事,哪里有补贴,哪里就有刷单。但问题是,Uber有没有足够的运营能力解决刷单,以及整治刷单可能带来的劳资纠纷。一个明显的佐证便是,尽管Uber认为它与司机是合作关系,并不存在劳务关系,但事实上,几乎所有司机都把Uber发放的收入称为“工资和奖金”。
  在中国的互联网专车新政出台之前,卡拉尼克来到中国,并且频频对中国政府示好,显然是希望处理好政府公关和媒体舆论,而拿到12亿美元融资的优步中国,明显是为了更好地本土化,靠中国庞大的市场在资本市场讲故事。但如果不能很好处理公司、司机、乘客之间的关系,甚至因此引发系列社会问题,只靠烧钱,恐怕很难达到满意的结果。
  在记者与多名司机和乘客的交流中,“神秘”是个高频出现的词语。Uber官网上没有客服电话、发邮件石沉大海、办公室找不到人。在此前媒体报道中,Uber拓展速度很快,常常在一个城市只有几名员工的情况下就可以上线服务,但当司机和乘客数以几何级数上升时,对于这些人的管理和服务便成了它的短板,一家创业公司,如果因此被认为“傲慢”,并不是件好事。
  拿着中国投资、准备在中国发展的优步中国,是时候揭开神秘面纱了。
 楼主|阿宝 发表于: 2015-9-9 13:59:40|显示全部楼层

Uber创始人:Uber中国每日成单量一百万

zr6X-fxhqtsx3590180.jpg

  Uber CEO卡兰尼克
  9月9日消息,2015年百度世界大会昨日在北京举行,Ub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会上阐述了Uber在中国发展的近况。他透露,目前Uber中国平台上每天完成的行程数(成单量)大约一百万,市场占有额从年初的1%提升至35%。
  卡兰尼克还表示,在世界各地,与监管部门的关系非常重要。“来到了中国,我们开始学习在中国的发展之道,现在已经为中国将近20个城市提供服务,未来一年还计划进入100个新的城市”。

卡兰尼克演讲实录:
  非常高兴今天受邀参加百度世界大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非常令人激动。
  Uber,在中国我们叫优步,是在大约一年半之前在上海起步的。我先介绍一下它的历史,何时开始在中国发展的?为什么要来到中国?
  我们在中国推出了几个不同的产品,最初的是“UberBLACK优步高级轿车”,服务于高端用户的专车。后来我们推出了“人民优步”,是车主和乘客共享拼车,按下一键,就很快有车来到你面前。最近又推出了“人民优步+”升级功能,按下一键,同样很快有车来接你,但打开车门可能会发现已经有另外一个乘客在车里──两个乘客在同一个时间叫车,路径相近,共乘一辆车。这是我们推出的一个新的概念,新的功能,它之所以很有意义是因为,以前两个人乘坐两辆车,现在可以两个人甚至多个人拼乘一辆车,用更少的上路车辆满足更多人的出行需求。
  我们在全球60个国家和地区,将近350个城市都有运营。在中国发展也非常迅速,而且增长速度是前所未见的。我们所说的增长是全球每个城市都如此。这不仅仅是中国的城市规模很大才有这样的增长,在全球其他国家的城市发展的也很快,目前增长还没放缓或达到饱和,城市的需求超出我们的想象。这些城市中市民的出行需求非常大,人们以开放的心态欢迎创新事物和优步所带来的新型服务。当然我们也与政府达成伙伴关系,中国的管理者以非常开放的心态和合作的精神,对创新给予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现在我来讲一些数字以及我们在中国发展以来的所见所闻。目前,优步中国平台上每天完成的行程数(成单量)大约一百万。记得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的市场份额只有大约1%,而9个月之后,现在我们的市场份额达到了约35%。在中国或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很少有公司能够在规模这么大的一个行业,将市场份额增长的这么快。每个月,我们都在新增创造约十万个工作机会,为车主和合作伙伴创造的机会。比如,在成都,我们就创造了42,000个工作机会。
  我们的使命是:让出行像流水一样可靠,随处可在,连接你我。来到中国是实现这一使命的重要一步。
  这意味着什么呢?对我们来说这个使命不仅仅是按一下按键就可以有一辆车到你面前,对我们来说,我们希望能够助力城市规划和建设,打造未来城市。我们可以在交通出行领域贡献力量,使人们在任何时候高效顺畅地穿越城市,无远弗届。这也意味着,能够减少上路车辆,就如我刚才描述的那样,通过uberPOOL(人民优步+)这种多人拼车的方式实现更加高效的出行。当你按下一键叫来一辆车时,这辆车不仅与你自己共享,而且在一天中还与其他30个乘客一起共享。当30个乘客可以通过Uber这种方式共享使用一辆车出行,而不是驾驶30辆车上路,我们就可以减少相当一部分车辆在路上行驶。那么原来看起来像图片上这样拥堵的大城市(注:图片展示交通拥堵)逐渐会得到缓解,并逐渐消除拥堵。
  与此同时,创造的工作机也越来越多。我们在中国发展已经有一年半了,在各个城市新创造了几十万个工作机会。随着未来的持续发展,这个数字将达到一百万,因为使用Uber出行会比养一辆私家车更加的经济实惠。实现这一目的,需要通过创新科技、先进的派单机制和卓越的后台算法,比如UberPOOL(人民优步+)这样优秀产品以及其他一些提高效率的功能。
  去年12月,当我们开始在各个城市开始发力,我们清楚的意识到有好的合作伙伴的重要性。在中国,对于创业企业来说,有自己的战略合作伙伴非常重要。于是,我们和百度达成了合作关系,联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并在此后开展了一系列的合作,比如将Uber接入百度地图,使数以亿计的用户可以直接在百度地图的终端使用Uber的服务。
  我们还可以看到,在世界各地,与监管部门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来到了中国,我们开始学习在中国的发展之道,有百度这样的战略合作伙伴的引领对我们至关重要。
  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够给城市带来更多的好处,推动进步,以及我此前提到的一些有意义的服务和产品。这个过程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对这类积极的努力抱有非常开放的态度,不管是增加更多的就业机会,减少污染,降低拥堵,对基础设施更合理的应用等等。我们会以和谐稳定作为发展的前提,这也是我们全力配合政府的重要基础。
  此外,“互联网+”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从领导人对其重视程度即可看出。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互联网+”与“互联网”概念不同,现在我们是通过互联网与城市相连接。当你从线上到线下,科技进入我们生活的每一天,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相连接,虽然实现起来有一些复杂性,但有着非常有意义的一面,比如不仅使你与你的朋友更容易线上沟通,还可以通过“互联网+”让你可以更容易到达朋友的身边。“互联网+交通”正展示了创新和科技发展非常重要的一方面,我们很高兴能将这样的最卓越的创新科技带到中国来,为中国用户服务。
  当然,如我之前所述,越来越多的政府和城市管理者看到了“互联网+交通”这种新模式给城市和市民生活带来的切实好处,我们在很多城市都与当地政府成为合作伙伴,将这些技术变为现实。我们感到非常激动。我们现在已经为中国将近20个城市提供服务,未来一年还计划进入100个新的城市。
  对于即将出台的网约车法规,我们十分关注,而且非常欢迎。法规的出台,对优步中国的发展也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创新技术给我们带来了新选择,新法规也应运而生。同时,创业者和创新本身也需要去适应新法规。
  当然,最终我们希望能够参与到未来城市的构建当中,把我们的技术融入到城市当中,你可以经济实惠地、高效便捷地实现从A到B的出行,还能体验到这种出行方式的一些神奇之处。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楼主|阿宝 发表于: 2015-9-7 11:59:00|显示全部楼层

英媒:Uber在中国与滴滴开打消耗战

  【环球科技报道 记者:陈薇】据英国《金融时报》9月7日报道,今年2月,优步(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与中国打车应用滴滴打车董事长程维在后者位于北京的办公室见面。但这只是两家公司关于这次会面唯一说法一致的细节。
  程维称,卡兰尼克和他的团队难以掩饰轻蔑神情。“他看我们的眼神就像是我们看四川本土的一个打车软件一样,”程维在最近举行的互联网论坛“2015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告诉听众。
  他说,卡兰尼克在谈话末尾下了一道最后通牒:要么把你的公司的40%卖给我,要么在与优步的战争中面临难堪的失败。
  程维说:“我跟他讲,1840年开始第一股列强来到中国时也是开出了同样的条件,要不然割让台湾、开放广州,要不然就打到紫禁城。”
  “国外企业把中国企业当做开疆拓土的对象,”他表示。
  优步表示,其对“那次对话的记忆完全不一样”,并补充说,那次会面“非常友好”。
  卡兰尼克承认,过去与竞争对手往来的时候自己会变得很“激昂”。优步在美国的竞争对手Lyft曾指控优步不择手段,从挖走投资者,到用假订单堵塞Lyft系统。
  优步称其拥有私人打车市场50%的市场份额,而滴滴则表示其控制了约80%的市场。双方都依靠大规模补贴来打击对方──6月优步表示将在中国支出10亿美元用于补贴,其每日打车订单达到了100万单。同时,滴滴在6月的一轮融资中募集到20亿美元,目前还未公布将如何使用这笔资金。
  北京互联网研究集团速途研究院(Sootoo Research)创始人丁道师表示,这两家公司的爆炸性增长阶段可能都已过去,“对这两家公司而言,烧钱阶段的高峰已经结束,”他表示,“它们正专注于核心客户──当服务比较昂贵时需求仍不消失的城市人群,”
  为了对抗滴滴的本土优势──以及募集更多资金来发动战争──优步试图走本地化道路,在中国成立了Uber China。这是优步首次在海外市场单独成立一家公司。但滴滴的融资行动清楚地表明,中国商界已经团结起来支持本土冠军企业。即使是优步现有的投资者,比如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也支持其中国竞争对手滴滴。
 楼主|阿宝 发表于: 2015-9-3 14:59:09|显示全部楼层

Uber中国融资遭遇困局

源自:北京商报
  近日有传闻称,Uber中国即将完成约1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高瓴资本及平安在内。不过这两家投资机构辟谣称,并未投资Uber中国而是投资了滴滴,因为对滴滴更乐观。
  平安集团投资部相关负责人透露,平安集团今年7月参与了滴滴新一轮20亿美元的融资,但并未投资Uber。对于为何没有投资Uber而选择滴滴,上述负责人称是因为对滴滴更乐观。高瓴资本相关负责人也否认了投资Uber中国的说法。
  此前有消息称Uber获得中信集团1亿美元的融资,但据知情人士表示,这是一个误解,事实上,这笔1亿美元是中信证券的一个合资公司中信信诚组建的一个专项理财产品。Uber中国融资不顺,从6月22日开展至今,还未有进展,一方面是觉得70亿美元的估值相对很贵,而且对其补贴烧钱的模式比较担心,担心最后钱烧完了没结果。另一方面是,Uber中国需要面对政策层面的限制。北京商报记者 张绪旺 姜红/整理
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见页底)删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2009-2019, 蜀ICP备12031014号, Powered by 5Panda
GMT+8, 2019-9-16 20:32, Processed in 0.156001 second(s), 12 queries, Gzip On, MemCach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